ColdShadow

我还是最喜欢你啦
(搞cp搞得我头掉)

【雀丹】竹马竹马

哥哥弟弟啥的什么姿势磕都磕爆

送你三千:

酷帅不良弟弟✖️单纯邻居哥哥/
为曾怂恿中奖的小姐妹点 雀丹文 而忏悔/
ooc/
双向暗恋 欢乐向/
搞搞讲意见/
无车放心入/




❌不能上升真人












年级第一名姜丹尼尔戴着圆圆的眼镜,愁眉紧锁,他最近卡在一个问题上已经很久了。

“姜丹尼尔和朴佑镇到底是什么关系?”


之所以会纠结于这个问题,还是源于一个网上流行的测试,兜兜转转神神叨叨,到最后一题让写下自己脑子里出现的人的名字。

朴佑镇。


姜丹尼尔倒没有很惊讶这个名字,朴佑镇和他从穿纸尿裤时就认识了,是很熟悉的弟弟,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关系,想起来他的名字也很正常。只是测试的解析让他吓一跳:

“今年你的感情运势会有巨大的转变,开了许久的桃花会被折下,隐秘的爱恋会水落石出,最后一题中想到的人会是转变的关键。”


关键?

这个笼统的词,把习惯钻牛角尖的姜丹尼尔弄得很气:
什么啊?指代不明放考试里扣一半分。


姜丹尼尔气呼呼的想着,并开始打算从思考和朴佑镇的关系入手,找一个否定这个鬼测试解析的答案:


是朋友的关系吗?

隔壁邻居家的朴佑镇从小就调皮捣蛋、赶鸡追狗,长大了之后果不其然走了叛逆路,上个高中打架翘课更是家常便饭,染了个红毛,不穿校服爱穿牛仔,和教导主任斗智斗勇,可以说是根正苗红的不良少年。


姜丹尼尔恰恰相反,从小胖嘟嘟的软萌可爱鬼很惹人爱,“这孩子一看就好乖”的人设从幼儿园一直背到了高中,黑发顺毛小兔牙不仅性格温顺,功课还常年第一,家长里短的坊间中“别人家的孩子”。


单看画风八辈子都扯不到一起去的朋友。


然而毕竟是开裆裤的年纪就认识了的人,十几年已经潜移默化成习惯的默契倒显得关系很是亲近:

每次朴佑镇在外面惹了事儿回家挨揍时,姜丹尼尔总借机去朴佑镇家晃一下,坐一坐,隔会儿朴父朴母气儿消了,揍朴佑镇时会轻一点;

朴佑镇有“事儿”要出去忙时,拐到隔壁姜家楼下,把没做的作业从窗口丢到姜丹尼尔书桌边,第二天做得板板正正又送了回来;

朴佑镇打架负了伤,不至于进医院的地步但多少要处理一下再回家时,轻车熟路翻到姜家二楼姜丹尼尔房间,姜丹尼尔停笔拿出医药箱帮他处理。

.........


姜丹尼尔想了许久,又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似乎都是自己单方面做的看似仗义的、应该是朋友之间的举动,可朴佑镇他,似乎很冷酷,不会像普通朋友一样两人课上讨论问题、课下约好去吃冰,对自己的需要就像个温和派的收保护费的社会大哥。


姜丹尼尔突然有一些讨厌这种熟悉的默契。


除了那一次.........朴佑镇为他打架。




姜丹尼尔虚长朴佑镇一岁,可是上学晚,原因多少也有些姜母怕他受人欺负,毕竟六岁的姜丹尼尔内向又爱哭,胖嘟嘟的一只小白汤圆,眼睛水汪汪的一脸呆萌招人疼。


可偏偏也最招小坏蛋们“欺负”。


为首的小坏蛋正是邻居家的釜山小霸王朴佑镇。



别看朴佑镇比姜丹尼尔小,胆子和力气可不小,幼儿园时期就已经能一打仨打完还不带哭的,早早坐上了庆尚道幼儿组大哥的交椅,两坨婴儿肥都带着一丝凶狠。


朴小霸王平日最爱欺负一下姜蛋蛋,轻轻捏一把姜丹尼尔肉嘟嘟的脸颊,又或是揉揉头发多且软的呆脑瓜,嘿嘿一笑,然后就跑开去玩男孩子们的暴力游戏去了。


呆呆的虚势哥哥姜丹尼尔在原地揉揉脸,眨眨眼,往嘴里塞颗软糖,蹲在地上看蚂蚁搬家,或者数蜗牛的壳。




六岁的世界也有江湖,霸王朴佑镇当然也有劲敌。


与其说劲敌倒不说是个衬托主角的小反派:村头恶霸王狗蛋。


朴佑镇看不上王狗蛋,霸王和恶霸还是不一样的,皮归皮,在小霸王看来,恶霸干得那些破事儿————扯女孩儿头发,踩隔壁奶奶种的菜—————一点儿都不像个男子汉。


王狗蛋想跟着霸王朴佑镇,可朴佑镇不带他,于是狗蛋只能屁颠颠跟在朴佑镇后面看他做什么,有样学样。


然后恶霸王狗蛋就发现了朴佑镇的日常乐趣:逗一个白白的小胖子。


王狗蛋觉得稀奇,铁血无情朴佑镇居然喜欢轻轻捏一个小胖子的脸,还笑得很开心,江湖传说中一打三的凶狠荡然无存。


王狗蛋本就十分好奇,走近之后看那个白白的小胖子嚼个软糖嚼得那么香,不由得把罪恶的小手伸向了姜丹尼尔攥着的软糖袋。

姜丹尼尔懵,攥得紧,手里的东西被人用力一拉,没守住,一个屁股蹲儿坐在了地上。

王狗蛋也很懵,他狗蛋恶霸成什么了?抢一个小胖子的糖?这不酷。

两个人面面相觑,还没等反应过来,一个黑影飞一般的过来把王狗蛋扑倒了。



朴佑镇六岁的脑瓜里,也想不懂为啥自己要去揍王狗蛋。

他朴霸王也不是是个小事儿都会为别人出头的愣头青。

只是余光扫一眼角落,看到平时自己没事儿了喜欢逗一逗的呆瓜哥哥坐在地上,嘴瘪瘪的皱着眉,日常拿在手里的软糖袋跑到了别人手里,就忍不了这暴脾气了。

先揍了再说。


当然被揪回家挨揍时,曾经是个王者的朴佑镇还是后悔了,这段就不谈了。



不过反正姜丹尼尔不知道,单纯的脑瓜只知道不抢他软糖的弟弟就是好弟弟,脸嘛,反正都被捏习惯了。


于是迷之打架后,每次朴佑镇再去捏他脸时,姜丹尼尔会露出兔牙展出一个甜到看不见眼睛的笑,用小胖手给朴佑镇抓一颗软糖塞嘴里,很奇怪,明明铁血到5岁时就已经不爱吃甜食的朴佑镇并不抗拒送到自己嘴里的软糖。

桃子味儿的,很甜。



姜丹尼尔依旧还是没停下对他和朴佑镇关系的思考。


从小一起长大......帮他打过架……


不知怎的,姜丹尼尔脑子里突然冒出来“青梅竹马”这个词。

姜丹尼尔一激灵,差点蹿起来,自己都没注意到的脸到脖子一红红了一串儿。

不想了!什么野鸡测试不管了!


姜丹尼尔晃晃脑袋清了清脑子里的废料,该去上竞赛班了。






很巧,姜丹尼尔出了院门,一扭头看到朴佑镇笑着回来了————难得他深夜之前回家————姜丹尼尔刚准备喊一声打个招呼,这多一眼不要紧,看到朴佑镇身后带了个女孩子。


在学校时,姜丹尼尔鲜少在处分栏以外的地方看到朴佑镇的脸,但多多少少知道他们这种酷酷的不良少年总不缺女孩儿在身边。


可在家附近,姜丹尼尔从没见到过朴佑镇单独带女孩子到家里。


什么鬼测试说有桃花,有桃花的是朴佑镇才对吧。


姜丹尼尔说不清什么感觉,闷,憋,堵在心口,习题册上的题都是朴佑镇和女孩边走边笑的脸。




——朴佑镇今天甚至都没把作业扔给姜丹尼尔让他帮做了。

“谈恋爱这么繁忙充实的么? ”18岁的恋爱白痴姜丹尼尔暗戳戳的想,自顾自陷入了酸涩的苦恼中,还浑然不觉。



好巧不巧,行尸走肉颓了一天的姜丹尼尔在第二天出门去上竞赛班的时候,又遇到了相同剧情,女孩还是那个女孩,绅士笑的朴佑镇还是那个朴佑镇。


姜丹尼尔呆在原地,目送他们进了朴家,今天心里不堵了,而是充斥着苦味儿,像小时候动画片里女巫做的绿绿的苦药水,搅一搅都能冒烟的那种。


可偏偏有人非来搅一搅。


王狗蛋依旧是王狗蛋,长大了依旧很烦。



路过的王狗蛋看到姜丹尼尔背着书包呆站在家门口,好奇顺着方向看过去朴佑镇和女学生前后进门的背影,带着一脸“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贱表情意味深长的“啊~”了一声。


“他胃口不小啊。”王狗蛋眯起眼睛。


看到姜丹尼尔果真迷茫的看向他,自己的问题被被关注了,王狗蛋 忙不迭地清了清嗓子接着说:

“哎,知道么,朴佑镇好内口儿,没想到今天还带妞儿回来。”


看到鼻头都冻红了的姜丹尼尔揪着书包带子吸吸鼻子还是一脸疑惑。王狗蛋恨铁不成钢的附到姜丹尼尔耳边说:

“朴佑镇喜欢男的。”



短短一句话过后,姜丹尼尔的脑子可以说就当机了,系统保护选择性遗忘了发生了什么,只隐约记得,自己十八年来除了握筷子就是握笔杆的拳头和王狗蛋的脸进行了一次惨烈的力的相互作用。

再想进行第二次相互作用时,被对方一躲,自己一个没刹住车一鼻子撞到了旁边电线杆上,王狗蛋的捂着脸的尖叫“神经病啊!”,姜丹尼尔眼镜撞掉了,模模糊糊中好像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朴佑镇照着王狗蛋屁股踹过去干净利落的一脚,又似乎是6岁的朴佑镇把王狗蛋摁在地上摩擦,还有两人扭打后地上沾上土的软糖袋........许多场景交叠在一起,拍电影儿似的,还用了朴佑镇喜欢的蒙太奇。



再次彻底清醒过来,是朴佑镇把姜丹尼尔的脑袋往洗手池里摁,有点粗糙的大手在姜丹尼尔脸上难得轻柔的捧水清洗。又一把把姜丹尼尔的脑袋提起来拿毛巾擦干净。

难得温柔。

朴佑镇平时糙惯了,划个血印子都当时小磕小碰不在意的,但是现在受伤的人是姜丹尼尔。



“哥为什么要打他?”朴佑镇终于定下来问。


姜丹尼尔前面的额发被水打湿了,乱乱地堆着,却假装没听到朴佑镇的问题,湿漉漉的眼睛往客厅张望。


“你......那个女孩子呢?”姜丹尼尔想了一下,还是没把“女朋友”三个字说出口。


“拜托她先回去了。”朴佑镇一边仔细给姜丹尼尔擦脸一边说,“今天都这个样子了没办法补习了。”


补......补习???


所以朴佑镇找了个女朋友就是为了补习?????



姜丹尼尔一时莫名有些生气。


年级第一名学霸大人难得硬气的表达自己的不满:“要补习为什么非要找个女朋友,哥不可以么?”


朴佑镇在收拾水池边上的血迹,停下来看了姜丹尼尔两眼,“谁跟哥说她是我女朋友了?”


姜丹尼尔突然从零碎的记忆里想到王狗蛋那无比清晰的一句话。
“朴佑镇喜欢男的。”


姜丹尼尔无法复述刚听到这句话时的心情,现在也想不清楚。

有点羞愤,有点酸楚,有点恍然,还有些自己不肯承认的窃喜。


脑子里走马观花不知过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姜丹尼尔支支吾吾,想问些什么,还想说些什么,到头还是干脆沉默了。

朴佑镇看定定地看着姜丹尼尔,平日顶着黑色顺毛一笑露出兔牙的哥哥,如今低头皱着眉,鼻子下的血迹虽然擦干净了但还是红红的,看着就疼,朴佑镇只恨自己刚才没多揍王狗蛋几拳。



“是怎么打起来的。”

朴佑镇压着怒气,连敬语都没有用了,不是在气姜丹尼尔的支支吾吾,也不像是在气王狗蛋,就感觉自己平日一眼就可以望到底的姜丹尼尔,仿佛因为什么变得雾气氤氲,看不清明。


“他说你喜欢男的!”


姜丹尼尔也又委屈又烦躁,豁出去了干脆说出了口。


然而说出口之后随即就后悔了。



姜丹尼尔清楚的看到朴佑镇的表情由惊讶到疑惑,期间仿佛还飘过了转瞬即逝的慌乱,不过仅仅是一闪而过,恢复平静后朴佑镇盯着姜丹尼尔仔细的看了几秒,如释重负歪着嘴角笑了。


“哥不该打他的。”
姜丹尼尔震惊。


“他说得是对的。”
姜丹尼尔表情凝固。


“准确来说是喜欢哥你。”
姜丹尼尔再次震惊。


“没有交女友,补文化课是想做为体特生和哥上一所大学。”
姜丹尼尔的脸瞬间白里透红。


“本想考试结束再和哥表白的,怎么办呢,现在不说明白好像不可以了。”
姜丹尼尔的脸红到爆表。


朴佑镇满脸笑意,一句一句很慢的说,好似在给听的人反应的时间。姜丹尼尔的记忆里他仿佛都没有那么温柔过。


“我的傻哥哥。”
最后是朴佑镇轻轻抱住了姜丹尼尔。


姜丹尼尔愣在那里,由着比自己小的弟弟伸手揉乱自己本来就有点乱了的头发,突然想到困扰自己的问题仿佛有了答案。


朴佑镇帮他解的答案。


评论

热度(313)

  1. ColdShadow送你三千 转载了此文字
    哥哥弟弟啥的什么姿势磕都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