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Shadow

我还是最喜欢你啦
(搞cp搞得我头掉)

罐你 层层深海

暗黑霖霖

秃驴老师:


这篇我太满意了 简直可以算是我的代表作了


     


       


         
       


“朝霞渐渐地变得越来越亮了,小人鱼揭开了帐篷上紫色的帘子,她弯下腰去,在王子漂亮的脸庞上吻了吻,然后把刀子抛向大海,自己也纵身跳入海里。她感到,她的身躯正逐渐化为泡沫。”赖冠霖合上书,轻轻拨弄池中的水,低头看着指尖荡漾的波纹,“姐姐,我对这个结局不怎么满意。”


“朝霞渐渐地变得越来越亮了,小人鱼揭开了帐篷上紫色的帘子,她弯下腰去,在王子漂亮的脸庞上吻了吻,然后把刀子抛向大海,自己也纵身跳入海里。她感到,她的身躯正逐渐化为泡沫。”


    


你低头看着怀里小小的身体变得安静,轻轻合上书离开了房间。即使已经深夜,爸妈还是没有回来,你和赖冠霖都已经习惯他们每天的忙碌。


     


缺少父母的陪伴,你就担当起责任照顾弟弟,明明自己也才是个半大的孩子。


     


      


可平静的生活在你刚满20岁生日那年就结束了。一场意外夺走了你们父母的生命,你不敢相信昨天还摸着你的头发感慨你的长大的父母,今天就变成黑白相框里一张永远不老的容颜。


      


你觉得自己这辈子的眼泪都在这场葬礼上流干了,最好是这样。毕竟你没有太多的时间悲伤,家里的产业和即将上高中的弟弟还需要你照顾。


     


你轻轻抱住赖冠霖,刚刚初三就已经比你高出了半头。不知道是不是过于悲伤,赖冠霖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甚至近乎麻木。


    


你顿时有些心疼,轻抚赖冠霖的后背,“别怕,你还有姐姐,我会永远陪着你。”说完,你就把脸埋进赖冠霖的肩膀不让人看到你汹涌的眼泪,你也没有注意到在听到你这番话后,赖冠霖在你肩膀收紧的手。 


     


    


刚大学毕业的你对于父母倾注几年心血的产业简直无从下手,没有人帮你,所有人都在等着看你笑话。你只能自己一步一步摸清,了解每一位员工的状况。你不能倒下,你知道背后没有人扶你。


     


 时间过去,你渐渐摸清门路,通过各种应酬也有了属于自己的人脉,直到你遇到了那个人。是你对头家的头号继承人,刚接手自家产业就垄断了你大量市场,是你强有力的对手。


    


你与他见过面,应该是在某次宴会上。彬彬有礼说话却很幽默,你甚至觉得和他聊天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而且他与你的竞争还让你有一种从未有过的享受。


    


他大概和是你同样的感觉,几次见面你们就确定了彼此的关系。大概是很久没和赖冠霖一起吃饭了,你打算带上男朋友一起,顺便也介绍一下。


     


     


饭桌上进行的还算顺利,除了赖冠霖一直阴沉的脸色。回到家你就迫不及待问他,“怎么了?你不喜欢我男朋友啊?”他没有犹豫,“不喜欢。”“为什么啊?”“没有为什么。”


   


你好笑地问他,“不喜欢也总得说出原因吧。”赖冠霖一直低着头,突然抬头正视着你“原因就是我不喜欢他占有你,你只能是我的。”


     


你没说话,倒不如说你被他那种眼神吓住了,冰冷和暗藏汹涌的欲望。你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赖冠霖那个眼神的含义,最后你给自己安慰,都是小孩子在耍小性子。毕竟弟弟从小就没怎么跟父母在一起,可能对自己有依赖性。


     


      


你没再把这些小事放在心上,直到你和男友订婚那天。一直以来你都是靠着自己一步一步走,从来没有人在背后帮你,直到遇到男友你才有了可以依靠别人的感觉。所以在浪漫的求婚之后你决定把余生都交给这个人。


     


毕竟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所以就免不了一个订婚宴。在一声声祝福下,你似乎被幸福冲昏头脑,直到宴会结束你才想起来你没看到赖冠霖。


    


回到家一片漆黑,你打开灯看到赖冠霖穿戴整齐的站在窗边。“什么时候走的,怎么不和我说一声。”他垂下眼,“我没去。”你有些尴尬走到他身边,这才发现自己的弟弟已经成长成半个男人。今年已经高三的赖冠霖,从外形上看已经具备了各种男人的特征,除了脸上一丝难捕捉的稚气,任谁都看不出他才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


      


赖冠霖低着头仔细看你手上的订婚戒指,突然没头没脑的说道,“姐,你觉得幸福么?”你没看他,而是一直看着眼前窗外的风景,“应该,幸福吧。”


     


“那你有没有忘记对我说过的话?”你疑惑地侧头看他,“什么话?”赖冠霖突然笑了,“没什么,姐姐,我们喝一杯吧,我现在已经成年了。”你没拒绝,赖冠霖从酒柜拿出一瓶红酒,是父亲生前珍藏的。


    


不知道是今天的酒味道太浓烈,还是因为你累了,很快你就觉得头脑发晕。只记得意识模糊前最后的影像是,赖冠霖温柔地把你的头发挽在耳后。


    


     


你再睁眼时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水池中,你企图挪动身体发现脖颈处锁着一个镣铐。你低头发现自己下身套着一条人鱼鱼尾,你伸手想要脱掉,却发现疼得渗出血来,鱼尾居然是缝进血肉里的。


      


你想要呼救却发现根本发不出声音,四周什么都没有,只有中间这个水池,这应该是个密室。有脚步声传来,你紧张得贴紧池壁。


    


赖冠霖从入口走进来,你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姐姐,你幸福么?”“我不幸福,因为你忘了你的诺言。”“你说你会永远陪着我,可你却打算和别人共度余生。”“没关系,我们会幸福的。”


    


你想说话,可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你看着赖冠霖的背影消失在密室入口,突然失去力气。有一股寒意从心脏蔓延至全身,你不知道赖冠霖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或许是从与男友的第一次见面,或许是父母的葬礼,或许更早。


     


你觉得陌生,也无力去想,就像你无法挣脱这片“深海”。


     


     


赖冠霖每天都来看你,给你带些吃的可你从来不吃。他还会给你讲他小时候你经常给他讲的《小人鱼》的故事。


“朝霞渐渐地变得越来越亮了,小人鱼揭开了帐篷上紫色的帘子,她弯下腰去,在王子漂亮的脸庞上吻了吻,然后把刀子抛向大海,自己也纵身跳入海里。她感到,她的身躯正逐渐化为泡沫。”赖冠霖合上书,轻轻拨弄池中的水,低头看着指尖荡漾的波纹,“姐姐,我对这个结局不怎么满意。”


   


      


从那之后赖冠霖很久没来,在这暗无天日的密室里你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长时间泡在水里的伤口变得泛白 ,你已经好几天没有进食,因为你已经选择等待死亡。


    


赖冠霖来了。不同于平时沉稳的脚步,他似乎有些欢快地跑进来。“姐姐,我们可以永远幸福了!”他喘着气说,白净的衬衫上面被溅上了一片血渍,甚至眼镜镜片上都有。


     


“姐姐,我刺穿了他的心脏,这样你就不会变成泡沫,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赖冠霖伸出手企图抚上你的脸颊,你一动不动像人偶一样麻木地泡在水中,可能是池中的水太冷,冻住了你的心脏。在深海坠落的越来越深,直至触不到海面的朝霞。











     


    

评论

热度(184)

  1. ColdShadow秃驴老师 转载了此文字
    暗黑霖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