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Shadow

我还是最喜欢你啦
(搞cp搞得我头掉)

近距离心跳

哭了 我为我和五金的爱情哭泣

yuanzi:

朴佑镇x你




写了和雀恋爱的几个小事




- kiss x3




雀实是向往的恋爱了。








冲浪选手






朴佑镇这个幼稚鬼总是嘲笑你不会游泳。因此你们每次去海边旅游时,你都只能坐在在海边堆沙,眼巴巴地看着他冲浪时帅气的样子。


你完全可以依靠游泳圈来保持浮力,可你死要面子,老觉得自己这么大个人了还得用游泳圈实在是过于丢人,这样一来还得被朴佑镇嘲笑一番。


看着他冲浪的帅气模样,你愈发生气,索性直接盘腿坐在海边堆沙。




海边的太阳过于毒辣。


可你宁愿被太阳暴晒黑上一度,晒成健康的小麦色也不愿像小孩一样穿着连体泳衣。可朴佑镇只顾自己耍帅,却不允许你臭美,他绝对不允许你穿那种暴露的比基尼。




你早已被连体泳衣束缚到一种难以忍受的境界,你气呼呼的把沙子往前一扔,朝正在冲浪的朴佑镇做了个鬼脸,跑回旅馆换了身你旅游前刚买的比基尼。




你的身材好的没法挑刺,凡是路过你的男人没有一个不偷偷瞄你胸前的饱满。




像吃了蜜一样,你心情大好,坐在沙滩上的酒吧里喝酒水,忽然一条毛巾重重地盖到了你的身上。




朴佑镇看到你换上了比基尼也没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他站在一旁等你慢悠悠喝完鸡尾酒才同你一起回旅馆。


路上你故意将毛巾滑落到肩膀,朴佑镇也不恼,他装作没看见继续走他的路。




你知道他肯定是生气了,于是玩心变得更重,忍不住挑衅他,“朴帅哥今天撩了多少漂亮妹妹呀?”




对面没回答你。




见朴佑镇如此无趣,穿比基尼的必要也没有了。回到房间后你进入化妆间,刚解开脖子上的绳子朴佑镇就黑着脸打开门,重重将你摁在墙上吻你。




从化妆间转移阵地到床上,直到你哭着求饶向他再三道歉他才稍微心软,停下了身下的动作。




“第一,我没有撩别的女孩子。”




他拿到刚被他脱下的比基尼在你面前晃了晃,“第二,要穿可以,只许你穿给我看。”




“仅限床上。”






空调温度




“近期大幅度降温,部分地区已下降6到10度..”




今天降温,你一早就开始打着算盘,想着今天要早点回家,久违的帮朴佑镇准备香喷喷的饭菜。


你的心中还不禁有些雀跃,你很是期待看他会表现出什么反应。




临近下班时间,就在你正收拾东西提起包包准备走人时,突然的加班通知使你的计划正式泡汤。你坐在办公桌前面对着堆成小山的资料,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良心终究还是过意不去,你打算加班后去超市简单买些菜回家做给朴佑镇吃。




“今天我加班,可能会晚点回家。”你给朴佑镇打了电话,对方回答你车还是停在老地方。






“不用来接我啦。”






“为什么?”






“就..反正不用了。”语毕便挂了电话。




才不会让朴佑镇知道你要送给他的惊喜呢。




将最后一份报告整理完毕后,你伸了个懒腰,一想到等会就能见到朴佑镇心情就像糖果一样甜。




你穿着单薄的大衣一路小跑到公司附近的超市,超市里暖和的空气包围着你,一时还没习惯暖空气的你没忍住打了几个喷嚏。




骤然间视线被一双大手所挡住,正疑惑是谁,熟悉的古龙水味给你提供了确切线索。




大手的主人迟迟没有放下他的手,你也不恼,就这样傻傻的站在原地和他玩幼稚的游戏。




“怎么那么容易就可以把你拐走?”视线突然明亮,你有些不自然地抬起手臂用手背挡住眼睛,指缝间却可以清清楚楚看见朴佑镇。


“感冒了吗,刚怎么打喷嚏了。”他炙热的掌心贴上你冰冷的脸蛋,你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外面太冷了。”




“幼稚鬼快来抱抱我。”




朴佑镇没办法的露出一个笑容,将大衣敞开,把你拉进他怀里,再用大衣把你好好盖上。


你小小的个子被他的肩宽完全挡住,两人相视一笑,他吻上了你的唇。


对接吻依然还是不熟练的你很快就败倒在他手下。他松开你后,你才逐渐感到有些缺氧,随着脑袋发烫的时间,身子也逐渐热了起来。




虎牙隐约露出,他指了指自己,“空调如何?”




该死,这个人怎么做什么都那么犯规。






关于惩罚




“我回来了。”




无论你是否睡着,习惯成自然,朴佑镇一回到家就会先口头报告一下自己到家了。他扯开自己的领带,把自己重重扔进客厅的沙发里。




已经是凌晨两点,本正睡得香甜的你被外面的动静声吵醒。一走出房间就看到躺在沙发上的朴佑镇。




看着那么疲惫的他你很是心疼,你蹑手蹑脚地走向冰箱,想帮他热一杯他喜欢的巧克力牛奶。




你轻轻撕开黑巧克力包装,生怕一不留神就把躺在沙发上熟睡的朴佑镇给惊醒,你用手指和大拇指掰开一小块巧克力,再把它轻轻丢进纯牛奶中。被热牛奶软化后的黑巧克力像漩涡一般蔓延开来,淡淡的咖啡色在一片纯白中却显得毫无违和。




你正看着牛奶发呆,忽地一个没站稳,人一下靠上身后的桌子。失去重心的冲力使桌子稍稍晃动,牛奶从桌上落下。你转过头看沙发上的人有未被噪音所惊醒,庆幸的是他睡得很熟。




你扶着腰,双腿并拢后再轻轻蹲下,每个动作都做得格外小心翼翼。


手指刚触碰到玻璃碎片的瞬间,碎片毫不留情地划破你的手尖,鲜血很快滴落了你洁白的睡裙上。


刚想站起身去找纸巾的你却被一个拥抱牢牢拴住,拥抱的主人用大手紧紧包裹着你刚受伤的那只手。




“嘶..”




朴佑镇睁开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把你的身子转过来面向他,“怎么了?”




“没事..”你顺了顺他乱糟糟的刘海,不料伤口上的血还没止住,竟滴到了朴佑镇的衬衫上。




满地玻璃碎片使他了然你为什么受伤。




朴佑镇的视线又移动到你的脚上。




你心里一清二楚不穿袜子赤脚踩在地上的后果是会被他在床上惩罚。你只顾虑到要帮朴佑镇热牛奶所以刚是真的忘记套袜子了,你小脸皱成一团,委屈地望着朴佑镇的眸子。




你以为朴佑镇要生气了,可他却一声不响地把你抱到沙发上,揉揉眼睛走进房间里拿出家里备用的迷你医药箱。他轻轻撕下防水创口贴,对准你的伤口后然后稳稳贴上。




疲倦归疲倦,可他对你的事却从来一丝不苟。




受伤的人是你,可痛的人好像是他,他望着你的眼神里满是心疼,你赶紧伸出另一只手来抚摸他的头,安慰道,“只是手指被刮伤了而已,又没大碍,没事啦..”




朴佑镇拿起牛奶盒,喝完了刚刚你还没完全倒完的牛奶,缓缓开口道:“不但受伤,还没穿袜子..”




“上次还说下不为例,这次我真的会在床上惩罚你。”




“我没穿袜子还不是因为要帮你热牛奶啊,热完牛奶之后谁知道杯子会掉到地上..”




“所以我受伤都赖你。”你哼一声,在他脸上轻轻啄了一下。朴佑镇却一下牵制住你,捧着你的后脑勺,用舌头撬开你的贝齿。吻慢慢往下移,他在你的脖子上留下了一个属于他的记号。




“撒娇也没用,还是得遵守游戏规则。”




“惩罚你是早晚的事,只不过不是今天。”




与他结束接吻,口腔中还掺和着一丝甜甜的奶香味。他突然伸长手臂把你圈进他怀里,之后一个吻落在了你的眼角处。




“好好休息,晚安。”

评论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