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Shadow

我还是最喜欢你啦
(搞cp搞得我头掉)

恋爱阶段 「丹你」

我真的想和姜义建谈恋爱

PINKKKKI:

*发了居然看不见 lof是看不惯我消失太久吗




没死 回来写字了 


梗塞爆脑袋了不能偷懒了


阶段标题都是网上百度的嘻嘻 和我写的内容合不合我真的没多留意


还有关于正文的中二设定 现实中是真有这种中二的恋爱启动方式_(:3⌒゙)_


 




------





  • PART ①——初恋朦胧期





你揉了揉有点发涨过头而生疼的太阳穴,把视线从志愿填报表移到敲着你课桌的手指上。


 


食指敲课桌板,还这么用力,十指痛归心诶,她就没感觉吗?


 


“你给点反应行不?”


 


你揉着太阳穴的手一反,托住感觉有点晕沉的脑袋。特别随意地把眼珠子往上翻,好能对上坐在你前桌位置上的女生的眼神。


 


“你这问题我一天听了百八十遍了,你还想我给什么反应?”


 


“可你也没有回答啊。”


“为了我成为苦逼高三生前的最后的这一期校报,为了我的青春类的报道版块,你就给我从头捋一遍吧。”


“先说说你和姜义建最开始是怎么在一起的啊?”


 


 


01.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心思多不在学业上,想得不是如何把校服改得更修身时尚,就是如何有更多朋友有拜倒在自己身下的追求者。


 


对于这群人而言,新校入学时期,肯定就是每个人开拓“江山”的最好时期。


 


而为新班级建立群聊的人肯定也是一个青春期中热情过剩的人。


 


你才刚登录聊天软件,就发现自己被拉进群聊的提示,一群人肆意的发着文字交流,让你感觉自己好像有点离群。


 


怎么这群人能聊得这么火热,好像认识好些年了似的。


 


你默默的做着群里那个潜水人员,好几次想敲键盘发个声让大家对你能留下些印象,可打字速度却如龟一般,导致你根本跟不上聊天节奏使你屡屡放弃发言。


 


待到某位同学,兴许是被班主任秘密安排当下的临时班长,在群里问了一句谁是入校英语分数最高的那位,明日需要到英语老师处报道,顺带当个临时英语课代时,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好好的聊什么学业的事情啊。


 


可能班长看没人回复,又问班主任要了临时英语课代的名字之后,跑来群里问谁叫这名字。


 


噢?


不会吧?


居然是你来当英语课代?


 


你有些不乐意的敲着键盘,就在你要发送「我」的时候,突然跳出了一个姓姜的同学在群里发问。


 


「谁要当我的女朋友」


 


在这时候你明明该控制手指离开发送键,可却因为你那长得不行的反射弧给耽误了。发送出去的「我」紧随着这位姜同学发出来的提问,群里的对话一下子就变成了:


 


「谁要当我的女朋友」


「我」


 


你稀里糊涂地就变成了急着要给人家当女朋友的人。


 


 


出乎意料的,在你第二天进入班级的时候没有羞人的起哄声,但背后似乎是有股不怀好意的视线,让你上课前的半小时里都如坐针毡。


 


“那个...”


“你就是昨天回答我问题的女生吧?”


 


身边陆续传来细碎的窃笑声。


 


你感觉自己脸颊有些泛热,不敢往站在课桌旁向自己发问的男生脸上看去,只好盯着自己的手指点了点头。


 


男生似乎不愿意你不和他对视,一把拉开你前桌的人,直接坐了下来并把头拱到你面前强迫你和他对视。


 


“我叫姜义建。”


“你的新男朋友。”


 


这什么不要脸的中二少年啊。


 


但你还是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捡了宝,眼前的男生浑身散发的阳光少年感莫名衬你心意,眼尾下还有颗勾人的泪痣尤其加分,毕竟在你心里你始终认为,能有颗泪痣的人简直就是魅人魂魄的极品。


 


可你总是要脸的吧,谁要为了谈恋爱而谈恋爱啊?回头人家和其他女同学熟悉了觉得别人好了,还不得把你给甩了?到时候你持续单身人家却谈好几个了,不招人笑话吗?


 


各种想法在你脑子里千回万转,姜义建也不急着让你开口说话,自顾自地拿起你手机想要交换个联系方式的时候你突然回过神来,瞪着眼睛朝他摆着手连忙说不不不,想告诉他一切都是场误会。


 


可你没想到你才刚伸出手左右摆动两下,就被姜义建把手摁在课桌上,他也不怕别人看热闹,撑起身子探过来,在你耳边小小声地说出一句话。


 


“我们就好好相处吧。”


 


你稀里糊涂地就成了有男朋友的人。


 


 


 


02.


不明不白地就有了个男朋友是很奇怪,但对于你这个青春期情窦初开的少女,能有个男朋友也实在是让你禁不住有些春心萌动。


 


这个年纪,除了枯燥的上学生活,谁就不对男女交往之事感兴趣呢。


 


你歪着脑袋盯着用食指尖转着篮球进入课室的姜义建,也不知道他是被你盯得不自在了还是怎么地,他突然回了头和你来了个对视,就往你这边走了过来。


 


“有纸巾吗?”


 


你嘴巴微张想及时回答他说有,但心里微微泛出的紧张然后又发不出声,不过两手翻找书包的动作倒是没有像嗓子一样因紧张而受影响,一下子就掏出了纸巾给姜义建抽出一张。


 


姜义建也没道声谢,给他翻纸巾就像是你该做的,你也没追究什么,愣愣地看着他接过纸巾,也没摊开就往额头上细密的汗迹上擦,因为运动过后而泛红的白皮肤配上姜义建的脸型,你觉得他就像是一颗沾上雾水的水蜜桃。


 


他也察觉你的视线,给你回以一个微笑的时候你一下子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连忙把纸巾塞回书包里,想着他擦好汗大概也会离开的了。


 


“吃早餐了吗?”姜义建的语气很是淡然。


 


你瞬间想起早上那份没吃上的炒面。


 


那时你走向教学楼经过篮球场的时候自己被一个篮球砸了个头奖,刹那的猛烈冲击让你一下子松开了手上捧着的炒面。


 


给你砸了一个篮球头奖的人还是姜义建呢。


 


“没有。”你下意识地摸了摸今天早上被篮球砸到的脑袋一侧,“少吃一顿没什么。”


 


“那不行,”姜义建把手上的纸巾揉成一团,向着垃圾桶做了个投篮之后回自己座位上翻了点东西,又折回你身边,“吃这个。”


 


你眼神对焦到姜义建手上的塑料袋里的几个包子,想着包子根本就是自己最不爱吃的东西,宁愿饿着肚子准备拒绝的时候,姜义建就开了口,“吃吧,不然等会上课难受。”


 


你刚想推开姜义建递早餐过来的手,可他另一只手却伸过来给你揉了把头发,把你吓得伸出一半的手顿住,他倒没在意你这不自然的样子,继续自顾自地说话,声音里笑意满满,“以后我给你买早餐,不对,我两轮流给对方买早餐吧。”


 


“毕竟我两可是在谈恋爱啊。”


 


买早餐这是谈个几把恋爱啊,这是轮流跑腿吧同学?


 


可是你却突然觉得心里好像有股什么奇妙的气流穿过,让你忘了推开快凑到你脸上的早餐袋,反倒是忍不住就想要接过姜义建手上的塑料袋,轻声说谢谢。然则在你挑着食指提袋子的时候,他又趁机用食指和拇指捏住你提住袋子的手。


 


“看来我女朋友还是很容易害羞的。”


 


你低头抿着唇不敢说话,偷偷抬眸看了眼桌子上放着的小镜子才明白姜义建为什么这么说。


 


这脸红得算是熟透了吧。


 


这大红脸可真给你丢脸,把你整得就像是禁不起撩拨的花痴似的。


 


 


 



  • PART ②——热恋共存期





“ok,你停一下。”校报部长为了打断你都要把手掌摁到你脸上了。


 


“两个中二熊孩子莫名其妙谈起恋爱的事情写出来不带感。”


“你还是描述一下之前被通报批评你们早恋的事情吧。”


 


你一下子被本要接着描述当初那段尴尬期的话语噎到,干咳了几下,下意识侧过身捅了捅坐在隔壁组位置上的姜义建,示意他把水瓶给你开了盖子递来。


 


“赶紧喝赶紧喝,等会放学铃响了,你拍拍屁股说毕业了走人了不说了,我这期报道就完蛋了。”还是高二生的校报部长满脸不乐意的看着姜义建伸长了手给你拍背顺气的样子,感觉自己被塞了一嘴狗粮。


 


“不急。”姜义建接过你递回去给他的水瓶,慢条斯理拧起瓶盖,“她不说完的话就会变成我说,那她肯定不乐意。”


 


“当然不乐意,鬼知道你会把侧重点放哪了。”你语气肯定,原本还想对着姜义建嘟囔几句的时候,看见校报部长一副头都大的表情你才把要说的话吞回去。


 


“不过小学妹,你要写早恋这些东西上校报,小心你也被通报批评。”


 


 


 


03.


你也没想过你和姜义建之间的情愫,居然随着早餐买卖交易的次数增长而滋生起来。


 


你两日渐热络的状态,让班上的同学全都有点惊讶。


 


毕竟哪能料到你们玩真的了。


 


 


只是总有些人不当回事。


 


比如那一个之前你在假期参加女同学组织的小聚会中认识的男生,一个和你同校同级不同班班的男生,一个甚至还是和姜义建同样在舞蹈社的男生。


 


你也没具体给姜义建提过那次聚会的事情,只是说过大致有这么一个小活动大家聚在一起玩了,姜义建那时顾着看漫画也只是随意回应了你一两句,并没有留心你说的是什么。


 


你看他没什么反应,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但是你觉得很不自在啊。


 


被人天天追着问你的基本信息,问你资料上的所在地为什么是在美国,问你最近喜欢听的歌是不是remix版本的sweetdreams。


 


或者是给你“不经意”地说,姜义建最近和哪个女生关系挺不错的。


 


 


哪个女生,关系好不好,你能不知道吗。


 


 


那几个女生可是学校诸位女生的公敌,你基本是天天闹着姜义建和她们拉远一些距离,可是他每次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哼哼唧唧应答了之后第二天还是和人家在开着玩笑来着。


 


“姜义建,你就没听我朋友说过,那几个女的都不是什么好人吗?”


 


“我知道啊。”


姜义建总是这么回答,面上表情就是一副那是你和那群女的恩怨而已,不是我的。


 


这让你变得总是很恼怒的状态,搞得你们之间的关系在没升温至热恋几天,就开始了冷战。


 


毕竟姜义建不听你又能怎么办呢,只能闭嘴是吧。


 


 


在这种状态下,你只觉得天天追着你聊天的男生虽然很烦,但他起码不需要你闭嘴,他在挑拨离间说姜义建和其他女生有什么状况的时候,你可以直白地和他倒苦水说自己这个女朋友当的有点惨。


 


其实事后想想,自己这些行为和厌恶的绿茶们其实并无异。


 


 


逐渐地,你每次去看姜义建排练的时候,都是坐在一旁和那个男生聊天;你早上刚从巴士上下来往学校走的时候,都能在附近路口碰见那个男生,接过他帮你和姜义建买的早餐。


 


姜义建一直没意识到身边存在情敌出没的隐患。


 


直到那天放学他和你嬉笑着往校门外走的时候,那个男生,当时没看见姜义建只看见了你的那个男生,再自然不过的走到你的身旁,问能不能送你回家。


 


姜义建有些恼,自己的女朋友凭什么需要你来送回家。


 


有些赌气抓紧书包带,把书包装作无意般的用力砸到男同学背上,表情有些中二的做作,挑着眉对男生说你想对你嫂子干嘛呢。


 


男生看姜义建整了这么一出,面上有些尴尬的神色,也不敢说太多,只是给你说了句回头聊就走了。


 


“你最近和他很熟?”


 


“他不请自来,主动做了眼线卧底专门帮我盯着你的。”你从校裤兜里拿出手机解锁,打开刚收到的男生发来的信息。


 


「姜义建等会肯定不会送你回家。」


 


 


 


04.


如男生所讲的,姜义建的确没送你回家。


 


听说是又和别人去网吧玩游戏去了。


 


你有些无奈,想打个电话利用女友身份查个岗撒个泼说怎么又为了游戏不管女朋友了,可想了想,又觉得有些累。


 


还不如像之前那样只会给对方买早餐,其他时间都别说话呢。


 


「你还不如换一个男朋友,比如我。」


 


握着手机往床上趴着的你看见男生给你发的这则讯息,想着要拒绝可是你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你不敢撂狠话,也不敢棱模两可说些虚话。


 


要是姜义建知道会怎么样。


 


你一下傻了逼,没有回复男生就直接截了图给姜义建看,发出去之后才想起自己应该先编辑一下文字把事情交代清楚才对的,可图都发出去了,打字也来不及了,你只好赶紧噼里啪啦地用最快的语速说了一段语音给姜义建。


 


但姜义建这人玩着游戏呢,和队友开着黑的状态下哪会听你的语音,能认真看了眼你发的消息都已经很好了。


 


所以姜义建是只看见了你发的截图。


 


姜义建只觉的自己一下子气得气血倒流,想着果不其然那小子有些问题,居然还想和自己抢人来着,当下唰的一下就把耳机摘了下来扔到一边,边摁着手机边往网吧外跑。


 


 


那晚上你手机有过一通姜义建的未接来电,你后来听说那男生也接到了姜义建的电话,但你也摸不准姜义建是先打给谁的。


 


你猜测姜义建也只是下意识给你打了通电话,而你则是下意识地不敢接通。


 


打给男生的缘由更简单,不就是姜义建想问人家要个说法。


 


但第二天上学你看见嘴角有些微青的姜义建就知道不好了,这人难不成是找人家打架了?


 


“你没有答应吧?”姜义建默默接过你买的豆浆,嘟着嘴嘬了一大口之后语调黏糊糊地问你。


“我知道我平常做的不够好。”


 


“可你也不该打架。”你指尖有点颤,不小心碰到他嘴角好几次,酸疼的感觉加上你有些淡淡的语气,让姜义建心里有些发软。“今天下午还家长会呢,你还敢闹事。”


 


“我这不是一下子没忍住嘛。”姜义建朝你弯下腰耸着肩膀,一副要讨好你的样子。“我巴不得没人敢对你起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你盯着姜义建那黑眼珠子,想着里面会不会电视屏幕那样出几行字幕,把他心里话都显出来给你看。


 


你还没认真看进去,就被教导主任用带着口音的腔调喊姜义建的那一声吓得打了一个激灵。


 


“学校不允许早恋。”教导主任分明是在说你们两贴得太近了。


 


“可老师你也别总这么一惊一乍的。”姜义建挽起另一边的书包带穿过手臂,端端正正背着书包扯着腰侧书包带子的样子就像个纯良的中学生。“我女朋友心血不足呢。”


 


“不做亏心事会害怕吗?”教导主任冷哼一声,用手托了托款式古板的眼镜,“等下和你们班主任说一声,然后中午午休的时候过来我办公室。”


“顺便把你们的检讨交上来。”


 


 


 



  • PART ③——依恋独立期





“???”


“通报批评就这么个样子吗?”


“电视剧不是这么演的啊??”


校报部长一把盖上平板电脑,这故事不好写到让她怀疑人生。


 


“哪有那么多通报批评,其实不就是写个检讨。否则学校不怕招生率下降吗?”你扒着前两天刚做的指甲,有点心不在焉。“比较烦的是,那天下午家长会还给我妈爆料呢,我回家差点被打断腿。”


 


“那你们之前是不是还分过手啊?”


 


前桌女生话音刚落就露出贼兮兮的笑容,你突然觉得要发生啥不靠谱的事情,想着这校报部部长怎么这么能挖料。


 


“你就告诉我,你们到底是不是分过啊,是的话那到底是谁甩的谁啊,毕业前把事情都交代一下再走嘛。”


 


 


05.


“姜义建,我们分手吧。”


 


你低头翻着公车卡的时候和姜义建说了这句话。


 


你没有抬头看他什么表情,把公交卡翻出来之后直接自顾自的上了巴士,你其实听见了他在你迈步上巴士的时候说了不要两个字,但声量太小了,你就假装没有听见。


 


没有听见就不用回应,不用回应就不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反悔。


 


分手理由你自己都觉得有点弱智,所以你没有说出口,毕竟能说出分手两个字你都觉得自己牛逼死了。


 


一定要说具体什么理由吗?


 


因为早恋导致家里父母带来的压力?因为被学校同学指指点点你两?因为你的成绩一落千丈你害怕对就读你期望的大学会有影响?


 


还因为姜义建那天之后还是吊儿郎当的,明明和你说希望没有哪个男生敢对你起非分之想的,可是他却不曾让自己站在你的角度考虑你的想法,天知道你看着他和那群绿茶玩的时候你心里有多憋屈。


 


反正你说了分手也没什么的吧。


 


姜义建会来抱腿跪舔的吧。


 


 


在你第二天坐在课室里看着姜义建和同学玩着游戏的时候,你白眼都要翻过去了。


 


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他是早就巴不得分了吗?


 


你摸了摸装满了软糖的背包,想着姜义建今天要是先给你搭个话,你就立刻当前一天自己没说过那句话,把满包的软糖都给他拆开包装一颗颗喂进他嘴里。


 


早知道这样你带这么多干嘛呢。


 


你有些生气,想想这几日有些变凉的早春天气,有些担心自己会被冻得抖成个筛糠似的。


 


“给我吃点。”你低着声和身旁的女同学说,手同时往人家手上的饼干袋子里伸。


 


“怎么啦?”女同学抓过你的手摊开,好给你倒了一大把饼干。“小情侣今天没买早餐吗?”


 


“没有小情侣。”


 


“怎么没有了?除非你们分手才没有。”


 


你不说话,直直的盯着女同学啃着嘴里的饼干。


 


“我靠,你们真分了?”女同学一脸八卦,凑到你面前小小声的问着,可还是让旁边的其他人听见了。


 


“什么?你两分手了?”


 


这声量可是刚刚那女同学的一百八十倍吧。


 


刹那间全班同学都静了音,全部人一会儿看看你,一会儿又看看姜义建。


 


你假装什么事情没有,摸出一包软糖就开始嚼,殊不知姜义建早就放下手机盯着你,意味不明。


 


“一大早和别人开什么玩笑。”姜义建把自己身上裹着的校服外衣脱了下来,往你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人家把你手上的软糖给他拿来。“把衣服传过去,她冷。”


 


“就算她真要分手我也不让分。”


 


“这辈子我就缠着她了。”


 


 


 



  • PART ④——平淡共生期





你和姜义建那段高中青春事迹还是印在了那一年中的毕业生特别版校报当中。


 


不过篇幅并不多,毕竟校报部长还是对孪生姐妹的历任男友更感兴趣,你们两个的相关内容也只是作为个例进行大致的描述而已。


 


可终究这是一段回忆和经历的印证嘛,就算篇幅少你还是觉得有收藏意义的。


 


只是校报毕竟是校报,印刷数量有限,你也是费了比较大的功夫才拿到那期完整的校报。


 


你把那段篇幅大概就只占了版面八分之一的文字来回读了好几遍,摸着文字旁配着的你和姜义建的合照忍不住面带笑意。


 


那时候可真是美好啊。


 


哪有现在上班被工作日下班被孩子遛的苦逼。


 


“老婆,我回家了。”


 


你小心翼翼地把校报叠好重新放回柜子最里的位置,捋着衣服想要起身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孩子嘴里边喊着爸爸边往玄关冲过去。


 


“妈妈呢?”


“妈妈在房间里看报纸呢。”


 


下一秒你看见属于你的、和你结婚组建家庭的男人单手抱着孩子走到房门,另一只手还提着两大袋子东西。


 


“家庭用跑腿已准时送达今晚晚餐。”


“就是还有个事,我得和老婆你说一下。”


“我拿了剩下的零钱买了两包软糖吃了。”


 


 


“那零钱不至于只能买两包吧?”


“把剩下的都交出来。”


 


 


END.




(不行 太久没写文了 实在是不会写了 我还是先写七宗罪找回点手感吧)







评论

热度(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