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Shadow

我还是最喜欢你啦
(搞cp搞得我头掉)

【雀你】后窗(含🚗,慎入)

送你三千 人间宝藏

送你三千:

无三观/
粗糙h文/
绿茶勾引直球处男/
不是正经谈恋爱/
接受无能慎入/





❌不能上升真人
❌不能当面辱骂作者









1.



你是在搬来新小区一个月后才迟钝的发现对面那栋18楼的那个男孩的。


坐在阳台往最北边望能看到一点点海岸线,你半夜睡不着的时候会抽根万宝路,靠在阳台栏杆上,闻着东边吹来的海风,消磨些睡意。


你穿黑色吊带丝质睡裙,饱满的胸和挺翘的臀把宽松无型的睡裙也撑出好看的曲线,海风吹过来的时候裙摆会滑过你光滑的大腿,彼此调情一般。


你就是在这时发现那个男孩的。


是对面楼上低一层,你垂眼掸烟灰时刚好被那刚刚亮起灯的窗户吸引了目光,毕竟在周遭的黑暗中亮得显眼。


接着阳台门打开了,一个肤色微深的男孩走了出来,十七八岁的样子,只下身围了个毛巾,胡噜两把头发,在晾衣架上随手扯了件衣服,像是刚刚洗完澡忘拿替换衣服了。


可刚巧今天满月,你1.0的好视力把这一切看得真切,包括男孩精瘦的腰腹,硬朗的手臂线条,和几乎只挡住了关键部位的毛巾下结实的大腿。


男孩在阳台拿了衣服回身进去,你一根烟刚刚巧抽完。


可以睡觉了。


你和上一任男友分手已有半年,已经玩倦了和各类男人间的千篇一律的调情,吃素半年身也空虚心也空虚,一个夏天的午夜偶然瞥见的溢出来的少年气儿,把你一颗懒散养生的心搅出了些什么。




2.




隔了几天你接了一个约拍,是校园主题,于是你搞了一身日系校服穿了出门,水手服配短百褶裙,为了应景又难得扎起了两个低马尾,清纯得像个女高生。


或许是到了旅游旺季的缘故,今天地铁人格外多,没有位置就算了还格外拥挤。你不喜欢在人群里挤挤攘攘,心下一阵烦闷,转眼却在人群里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说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反复看了两眼,确实是几天前的夜晚瞥见的对面楼上的男孩儿。


看男孩儿样子应该是个高中生,还穿着校服,白衬衣黑领带干干净净,一头黑发,刘海有些杂乱,微微露出眉毛显出一丝未经雕琢的英气。


你勾起嘴角笑。


喜欢么?喜欢。你笑着舔舔嘴角。


借着人群拥挤,你假装无意被挤到男孩跟前,明明感受到少年看向你的目光却故意不给回应,只一脸无辜的咬着嘴唇放空。又到一站路,人流涌进车厢,后面有人推攘过来,你顺势“哎呀”一下没扶稳,身体要失去平衡一般,旁边少年果然眼疾手快把住你的手臂帮你站稳,确定你站稳后又迅速收回手,小声道“冒犯了”。


刚刚巧今天的妆容够你装个无辜绰绰有余,垂眼摆出脸红的样子,娇软着声音说谢谢你,心里却在窃喜。


被人群推搡着到了车厢角落,眼看着不可避免的肢体接触,少年把你拉到角落里站好,自己手撑在你后方车厢壁上,两人距离近得能感受到些许对方的温热的呼吸,只是少年终于忍不住把头别了过去,一不留心把出卖了自己的通红的耳垂留在你面前,还错过了你嘴角终于溢出的狡黠的笑。


有趣啊。


连下一站路就慌忙走掉的背影都很有趣。




3.



闷热的天连一丝海风都没有,你来小区的便利店打算带一提啤酒回去,在冷柜前看到一个背单肩包穿校服的挺拔背影,你多扫了两眼,发现居然又是他,那个男孩。


是天意吧。


那就好好把握咯。


朴佑镇正在冷柜前站着,拿起一瓶百事又放了回去,拿了两罐啤酒刚转身就看到了你。


那日地铁上的一面,让朴佑镇对你印象深刻:总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但自己并不认识这个穿校服一脸单纯的女高中生,同时比起印象中的普通女高中生,你好像还多了几丝抓不住的,风情。


这个映像在少年心里挠了好几天,扶住手腕时过电一般的肢体接触,狭小空间里交融的呼吸,悉数钻进年轻男孩儿的梦里,梦中自己把女学生压在身下,女学生被自己撞得哭出声,一会儿同一张脸又变成了红唇黑色长卷发的成熟姐姐,纤细的手腕水蛇一般缠上少年的脖颈。


对女孩没什么接触的朴佑镇那天逃离一般匆匆下了地铁,出了站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海风清醒了片刻,才感觉跟做了一场梦一般,以至于真正从那些旖旎的梦中醒来时,一时竟分不清那日地铁上是否真实的遇到过你。


而如今你就站在旁边的冷柜前,踮脚拿冷柜最上端的饮料,领口开得比较大的上衣此刻由于你的动作倾向一边,露出的圆润肩部和分明的锁骨落进少年眼中。


朴佑镇不自觉的走向你,在你身后手臂一伸帮你把最顶端的饮料取下来。你接过那瓶无所谓是什么的东西,转身时故意用臀部若有若无的蹭了一下少年的胯间。


转过身之后,你装作丝毫不记得他的样子,一边挂着笑得热切,一边道了“谢谢”,打算放长线撩大鱼。


但似乎不太顺利。


海滨城市的天说变就变,门外突然下起了大雨,你还没想出现下又该如何使坏,就听见身旁男孩的声音,“那个,我有伞,送你回去吧。”


伞本来不算小,只是雨太大,朴佑镇这时还在保持着该死的风度,把伞往你这边偏了很多,你为了打消笨直男的僵硬紧张,不经意碰着他的手肘,开始和他搭话。


一通套话才知是附近男子高中的学生——怪不得一副没见过女孩的样子;


问年龄,男孩有点害羞的说刚成年——所以刚才才在冷柜前犹豫着选可乐还是啤酒啊;


你娇笑着说,高中生哦,我可比你大,你要叫姐姐。


男孩还真的挠挠后脑勺,说,我,我叫朴佑镇,住11栋18层。姐姐。


你扑哧一下笑出声,现在是你送我回家,不是应该问我住哪里嘛。


男孩又慌了神,这才不好意思的问你住哪里。


两人走到你楼下门廊处,湿的程度跟不打伞倒也没什么区别了。


“湿透了。”朴佑镇把自己的外套往你身上一搭,努力克制着不去看你湿衣下的两团白嫩和深色内衣的轮廓。


你看着他那可爱的傻样子忍不住嘴角疯狂上扬,招招手踮起脚附在他耳边娇声说了几句,彻底点燃暗火,从侧脸看朴佑镇的耳朵红得像滴血了一般。


“还有更湿的。”


“姐姐给你看好吗?”


朴佑镇转而盯向你,少年眼里的欲望和天真交杂在一起,让你难以自禁的情动。



(评论刷老年卡上车🚗

评论

热度(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