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Shadow

我还是最喜欢你啦
(搞cp搞得我头掉)

【邕圣祐x你】 K571

K571

一块废柴饼干🍩:

/缺憾博物馆第001件展品已于18:00公开/






 *


爱与不爱都需要勇气,于是我们选择了逃避。




/



认识邕圣祐是在去往厦门的火车上。


 


彼时你刚刚结束单位组织的红色教育,多出来几天假期你就索性从瑞金站踏上了去往厦门的火车。




上车的时候第一眼就注意到隔壁座位的他,倒不是因为太无聊,而是很难不去看他第二眼。就像是灰暗的世界突然出现的光亮,那束光总会特别耀眼。




他带着耳机闭着眼睛休息,你总觉得他不应该是出现在红皮火车上能够邂逅的那种人,而是应该出现在什么浪漫电影片中。本来因为他坐错位置想提醒一下的想法也没有了,在旁边安静的坐了下来也带上了耳机听歌。




其实手机里还存着前两天没看完的漫画,心里痒痒的想看更新,却总觉得坐在他的旁边连打开漫画的勇气都没有。于是干脆侧着头打量他,卡其色的衬衣最上面的一颗扣子是松开的,刘海柔顺的搭在前额,五官锋利又立体,甚至脸上的小痣都能隐约连成星座的形状。


 


你在心里嘲笑了一下自己的痴汉行为,正要收回视线时对方的眼睛却忽然睁开了,猝不及防对上了视线。


 


“厦门站快到了吗?”


 


你听见他这样问。


 


“快了吧。”你回忆了一下刚刚的报站又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好像刚过龙岩,大概还有两个小时左右吧。”


 


“谢了。”他嘴角微微上扬,倒也没再闭上眼睛,转头盯着窗外的夜色发呆。


 


你也就顺势打开了手机找出了还没看完的漫画。


 


“你看《海贼王》?”


“啊,对。你也看吗?”


“我不怎么看,女朋友爱看。”


“哦。”


 


你才注意到微微卷起的衬衫袖口露出的一截黑色手链,黑曜石一瞬间好像晃到了眼睛。


 


 


漫画更新看完又闭着眼睛听了会歌,再睁眼的时候厦门站已经到了。


 
顺着人流往外走却没看见在本应在出站口等着的朋友,电话里朋友说着在路上了马上就过来让你稍微等一等,你挂掉电话就看见了也在一旁等人的邕圣祐。


 


“等人?”


“嗯。”


“我也是。”


 


你干脆趁着等人的空隙跟他随口聊了起来,他说女朋友在这里读研他就顺便旅游,你了然的点点头随手剥了一颗糖扔进嘴里,水蜜桃的气味充满了整个口腔,你问他要不要来一颗,他笑着摆摆手说不喜欢吃糖。


 


适逢朋友到了,你冲他挥了挥手就走了,大概也不会再遇见了吧。


 


 


/


 
大概算不上墨菲定律,你在两日后又碰见了他。


 


你在轮渡码头的售票窗口买去鼓浪屿的票,感觉到后面有人急匆匆的靠近喘着气问售票人员还有没有票。你疑惑的转过了头。



“又遇见你了,你也来买票?”


 
对方听到问话停下来,看到你之后露出了“是你呀”类似的表情,又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


 
“昨天忘记在网上订票了,我就起早过来看看还有没有票。”


 
“我也是昨天忘了买。”你冲着售票窗口的工作人员比了个数,“买三张。”


 
“没关系的我可以自己来。”


“怎么?我都不怕你跑了不给钱你怕啥。”你把两张船票塞给他。


 


他走远了一点打电话,你远远的又看向他,今天穿了一件细条纹的衬衫和黑色的裤子,你发现他好像很爱衬衫,刚好你也很喜欢看他穿衬衫。


 


邕圣祐一脸看不清表情的走了回来,冲你晃了晃手中的船票,“一张浪费了,只有我一个。”


 


你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笑着逗他,“反正是你出的船票钱哦我好像没有太大损失,你还去吗?”



你看见他低头思索了片刻又抬头冲你笑,“去吧,我叫邕圣祐。”


 
邕圣祐?名字真的很特别了。


 


轮渡上你们继续交谈,没有共同的经历也没有共同的朋友,你们的谈话实际上就是找话题。索性他很健谈,跟你讲从北京西一路到厦门的风景,你一一听着回应。下了轮渡你问他有没有规划好的路线,他两手一摊表示未知的才是最吸引人的,你被他说服跟着他的步伐前行。


 


不知道是因为路线有偏移还是避开了大部队,一路上都没碰到大批的游客,也没见到很多集中的商业化店铺,倒是看见了不少隐藏在小巷子里的店。你闻到不远处飘来的香味又摸了摸自己没吃早饭有点饿的肚子,喊住了邕圣祐。


 


“要不要吃点东西啊?”


“好啊。”


 


巷子里的店铺还没有太多人,老板笑眯眯的问你们要吃什么。


 


“要一份扁食,大份的。”你说完满意的点点头才问邕圣祐,“你吃什么?”


他好像被你刚才的语句逗笑了,“和她一样吧,扁食。”末了又加上一句,“大份的。”


 


你心里小声的腹诽幼稚鬼却也依旧在第一份扁食上来的时候和他争着谁先吃。最后消灭完食物之后你喊老板结账,掏出钱包却被拦了下来,邕圣祐把钱递过去又笑着看你,“难道你忘了我还没给你车票钱吗?”


 
他笑的很温柔,你突然招架不住。


 


 
差不多走到主干道你偷偷开了一下地图看了眼方向,邕圣祐却和路过的流浪猫玩了起来。你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从哪变出的小鱼干,猫咪们特别乖的叫了两声去吃他手里的食物。你环顾了一下四周跑去店里买了甜筒,又回来塞了一支进邕圣祐的手里。


 
“诺。”


“谢啦。”


“买一送一,不吃白不吃。”


 


气温很高,冰淇淋融化的很快,你和邕圣祐就在一边嘲笑对方快速吃冰淇淋又被凉到的样子一边快速的把冰淇淋吞下了肚。最后邕圣祐递纸巾过来你没理解他的意思,他就顺手用纸巾把你嘴角沾着的奶油给擦了去,你一秒慌乱的说着自己来,通红的耳尖出卖了此时的心情。


 


终于到达海边,你脱了凉鞋下了水。冰冰凉凉的海水随着海浪小幅度的拍打在小腿上,你看着也走过来的邕圣祐先开了口。


 


“先说好啊,千万别用海水泼我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成熟一点。”


“谁告诉你我成年了的。”


“邕圣祐??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会啊。”一脸的理直气壮。


差点没忍住用海水泼他。


 


 


离岛的时候邕圣祐问你几时回去,你说过两日,他问你是否还有别的地方没去可以同行,你问他女朋友不会介意吗。


 


他顿了顿说没有女朋友,你才发现他手上空空荡荡黑色手链不见了。



后来他跟你说其实女生早就提了分手,来厦门是因为他想挽回,但最后还是没有结果。


“所以说那天你不应该去鼓浪屿应该回去哄女朋友的。”


“我们之间的结局也不会因为这件事会改变吧。”


 


/


 


邕圣祐说隔日早上十点在厦大门口见,你都忘记了你是怎么答应的,甚至忘记了是否答应了。


 


半梦半醒间不断的看见了手机上显示的时间,4:30,5:35,6:28,终于到7:30的时候你从床上起了身。你不喜欢等人,最好也别让人等你。


 


慢悠悠的吃过早饭搭着公交往厦大赶过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早高峰的缘故,你到的时候校门口排起了长队进校园。邕圣祐到的时候你正无聊的数排队的人数顺便估算轮到自己时要过多少分钟。


 


结果邕圣祐不知道从哪变出两本学生证带着你从旁边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学生证哪来的?”


“找朋友借的。”


“今天什么安排?”


“走到哪算哪吧。”


“行吧。”


 


和邕圣祐在一起的好处就是永远不用费心去规划路线,他总是可以想到要去的地方然后走向终点。你觉得和邕圣祐聊天很舒服,不用担心说出口的任何一句话会惹他不开心,你们也从没有争吵。理论上来说争吵是不好的,但是人们总是因为感情积累到一定的程度才有资格争吵,说到底你和他也没能达到能吵架的关系。


 


 


那天以上午为起点,中午一起在厦大的食堂吃过午饭久违的感受了大学的时光,饭后又拿着水果杯晃晃悠悠的走过芙蓉隧道。下午他带你走去了不远处的普陀寺,你拿着香跪在垫子上求着心愿的时候偷偷往邕圣祐那看了一眼,他拜的虔诚不知道是求事业健康还是爱情。


 


 


有那么一瞬间,你总会忘记你和他只能算是不是很熟的朋友,或者只是同过路的陌生人。


 


夜晚的酒吧总是喧闹,忽明忽暗的灯光和嘈杂的音乐声充斥着每个角落,你看着面前的邕圣祐已经抬手灌了两杯酒入喉,他拿起第三杯的时候你拦住了他,把酒杯夺下换自己一饮而尽。


 


“你可别多喝,喝醉了可没人送你回酒店。”


 
他没接你的话,沉默了半晌才说出一句话。



“你说,为什么不是先认识你。”


 


为什么呢,你也想问为什么,可是这种事从来也就没个标准答案。


 


短暂的假期结束又得回去工作,在火车站又一次看见了邕圣祐,这次穿了简单的白色T恤,你回去的车并不是那辆K571,你上前打了招呼,他说下次来北京带你去玩。


 


/


 


冬天的时候南方冻得刺骨却依旧不见雪,你看着北方每日天气预报的大雪突然就想起了邕圣祐说过的话。


 


[北京下雪了吗?]


[这两天还下的蛮大的,怎么了?]


[想去北方看雪。]


 


你请了年假,即使需要转车还是买了一张K571的车票,你也想感受一下沿途的风景。但是从南到北几百公里的距离,有的时候也并不是一张火车票就能解决的问题。


 


你出站的时候看见邕圣祐,穿着黑色的大衣在出站口冲你招手,好像不管是衬衫还是大衣只要是他穿就很好看,没救了,你在心里为自己的痴汉行径下了个定义。


 


“来待几天?”


“四天吧,假期也不多。”


“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吗?周末休息可以带你去。”


“故宫吧,想去故宫看雪。”


 


邕圣祐工作忙你就也没打扰他,自己一个人顶着零下的温度逛了逛城区,大概是旅游淡季又冷的不行,街上总有一种冷冷清清的感觉。你捧着热奶茶去了798艺术区乱走突然就有点迷茫,第一反应却是要是邕圣祐在身边就好了。


 


周末休假最后一天邕圣祐和你一起去了故宫,故宫里皑皑白雪覆盖着沉淀了岁月的红色,邕圣祐又在逗缩在屋内的猫,你在远处偷偷拍了张照。


 


从故宫出来的时候大概下午三四点,冬天的天总是黑的特别快,加上下雪整个天看起来灰暗的不行,邕圣祐不知道从哪买了热腾腾的红薯塞给你。


 


“走吧,带你去吃涮肉。”


“这才几点啊就吃晚饭了?”


 
“现在过去再排会队就差不多了,明天就要回去了我不得请你吃顿好的呀。”


你撕着红薯皮走在他旁边点点头,“行,不要怕我吃穷你就成。”


 


后海那家的涮肉人真的不少,还好到的比较早。邕圣祐把菜单推给你让你点菜,你笑了笑又把菜单推回去,“当然是你才知道什么好吃吧,你点就行了。”


“这次可没有大份,那我是不是得每样来两份。”


“喂,这梗过不去了是吧,我吃小份小份。”


菜上齐了锅也开了,邕圣祐把大衣脱下来搭在椅背上,把袖子挽起来夹着毛肚扔进了锅里。你透过铜锅里咕噜噜的水汽看他,才惊觉早已产生感情。


 


等你回神他手上的黑曜石手链再次晃了眼。



邕圣祐见你不说话盯着他手链发呆,把筷子放下问你怎么了。



“手链?”


“她前段时间出国回来了。”


“然后?”


“她说为了我回了国。”


“嗯。”


“我是不是特没用还是忘不了她。”


“嗯。”


 
 


/


 
 


“如果,你喜欢我的话你会告诉我吗?”


“假设,你没有女朋友的话你会喜欢我吗?”


“如果我喜欢你,你又没有女朋友的话你会喜欢我吗?”


 


想问出的口的话全部堵死在喉咙里,那天你灌了一大口啤酒下去,最终没说话。




返程的时候邕圣祐说送你,你买了机票飞回去,于是在机场也只是简单的挥了挥手说有机会再见。


 


北方大概还是会来的,但再也不是那班K571了。


 


/


 


Yes I saw you at the station


 


Long distance smiles


 


You were leaving for the weekend


 


Catching the 4:55


 


With your new friend


 


For the season


 









End









/





话唠饼干又来说话了,本来只是随口一提说要不要写be结果大家对be的兴致这么高,怕了怕了。大家就当是消消暑吧。


其实我觉得我这是趟旅游专列,不是很虐,大家可以去北京厦门旅旅游啥的(不是),就是总是有那么些人是错的时间遇上的,甚至连开始都没有就直接结束。本来想表现一种很遗憾,dbq没表现出来,锅我背好了。


下次不搞be了,生活本来就很苦了,那我们文里就甜一点叭,爱你们哟。


 


 


 


 


 

评论

热度(242)

  1. ColdShadow一块佛系饼干🍩 转载了此文字
    K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