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Shadow

我还是最喜欢你啦
(搞cp搞得我头掉)

结婚狂(丹昏/完)

“通过其他主体既定战略选择自己最优策略从而达到纳什均衡和帕累托最佳效率”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 但我还是流下眼泪

Miyoun:

DANIEL x JIHOON


生贺


ooc 背景设定为同性婚姻合法化








一恋爱我会撒娇又耍赖 


一恋爱我会体贴又关怀








C1




水逆这种事向来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本月10号水星逆行于白羊座16°54’,这次逆行影响最大的是火象三巨头:白羊座、狮子座和射手座。”


姜义建正开着车,一眼瞟过app自动弹出的热门微博内容,面目表情地左滑,删除。


虔诚的基督教教徒姜义建本人其实本质是个唯物主义者。很不可思议。这种唯物思想还偏偏针对着星座学。




少壮不努力,老大怪水逆,我就偏不信。




……




三个小时后,姜义建看着趴在自己胸口一个劲儿蹭的不知名男生,眼看就要坐到自己腿上了,脑子里不适时地跳出了这条推送内容。


他拎着他的后脖子,想把这个醉鬼扯远点,偏偏对方力气还不小,嘴里嘟囔着醉话,无章法地拍开他动作的手,直楞楞地就把脸蛋埋进了姜义建大开三个扣子的领口里。


行,脸蛋还滚烫。


姜义建向天发誓,如果他不腾出手扶住这个醉鬼的腰的话,他应该就整个团在自己怀里了。




三十岁的第一分钟,把怀抱献给了一个喝醉酒的陌生人。


陌生人的身上除了酒香还有一起飘来的奶味,姜义建心想,我这生日过得也算是有滋有味。




身边策划着这场生日派对的狐朋狗友,早就笑瘫到趴在沙发上了,几个喝高了的还不要命地笑喊,大魔王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


大魔王是高中起别人给他起的外号。




怀里的家伙叽里咕噜地说些什么,热气喷在他的胸口,姜义建伏下身子侧耳去听。


“这…这什么床…好硬啊——”


明显和醉鬼同来的伙伴们三三两两地从不远处的吧台冲过来扶起了他,一个个神色窘迫地跟姜义建鞠躬道歉,不好意思他酒量不太好,不好意思啊。




这时他才看到男生身上穿的还是校服衬衫,右胸口明晃晃的名牌上三个大字。


朴志训。


未成年人喝酒,喝醉了路都走不动,扭扭歪歪地就往别人身上倒,倒完还不知死活地甜腻腻。




他摊开手心看着那张他顺手从朴志训身上拿下来的学生卡,市南三中,然后塞进了自己的裤口袋。


一看学习成绩就不好。


啧。漂亮小孩笨脑袋。


啊没有恶意的呢,别误会了。只是小小的恶作剧,教导一下小朋友不要乱喝酒哦。








C2




朴志训第二天因为迟到又没带学生卡被他讨厌的班导狠狠训了半个小时,早自修是在走廊的罚站中度过的。


思前想后半天吧也不知道掉在了哪里。说重要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补办就好了,但是毕竟学生卡上有照片姓名和联系方式,又总觉得自己丧失了一点点隐私,以至于下午的优秀校友分享会上,他都还在为此揪心。




歪歪扭扭地排成男生一列,女生一列。刚跨进大礼堂还没坐定,他就被裴珍映和朴佑镇的惊恐表情左右夹击了,神经兮兮。


朴志训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事实上他视力不太好,早两年爱美戴隐形,高三用眼时间太长他就只在上课时间戴框架了。


原来是优秀校友里有位帅哥呢,他眯着眼睛看了半天,接着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两位好友一眼,什么出息。


裴珍映和朴佑镇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表情,眉目传情还欲言又止了三四次。没等话说出口,报告开始了。




等到教导主任发完言、两三个中年校友分享完经验、帅哥站到讲台开口自我介绍前,一切都很美好。


让朴志训以为这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可以用来补眠的下午。




——“在开始我的分享之前呢,我想先找一位同学……”


帅哥校友短促地笑了一声。


“…高三八班,朴志训在吗?”




台上人的声音有如一击闷雷劈进了昏昏欲睡的朴志训耳朵里,被点名的人猛地一激灵瞬间坐直了,旁边两位好友憋笑到涨红了脸。


全场的目光都转向了一脸无知的朴志训。




帅哥好像看到了他,笑着开口。


“小朋友,你的学生卡落在我这儿了——”








C3




你不要这样地看着我,我的脸会变成红苹果。


朴志训好想把这首歌大声地唱给对面喝着咖啡的人听。




可惜他不是“会”变成红苹果,而是“已经”变成红苹果了。




魔幻现实主义,这是朴志训和姜义建一周里的第三次碰面,在相亲场上。


“我说——”姜义建放在咖啡杯,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小朋友,你才几岁就出来相亲了?”




才不告诉你这是我精心安排的呢,朴志训腹诽。


显而易见的是,少男的心花怒放了,爱情降临在了年少的朴志训头上——他声称这是一见钟情。


可能是上次大礼堂起哄的气氛太让人害羞,也可能是眼前的帅哥好迷人,总之就是一见钟情了。




“妈妈说可以先订婚的呢,等年纪到了再再再再结婚…”


在姜义建含笑的眼神里,朴志训回答的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轻,几不可闻。




小朋友紧张的时候会搓手指,上次叫他上台还他学生证的时候姜义建就发现了。


脸蛋会鼓起来,耳朵尖会泛红,漂亮的大眼睛会局促地转动,连带着睫毛翩翩起舞。


自以为掩饰得很好,实际上直接就把“我喜欢你”四个字一字不差地挂在脸上了。


漂亮,但是幼稚。奶气腾腾的。




姜义建三十岁了,也不喜欢小孩。


但没关系,他本来就恶劣又淘气。




“那好啊,我们交往试试看吧——”




他伸出手,捏住朴志训还在摩挲的手指。




我来教你变成大人。




“现在只是男朋友,但以后也许会成为你的老公哦。请多多指教。”








C4




原来大人的恋爱这么无聊又形式化。




一个月过去了,好的恋爱体验没有得到一丝一毫,朴志训只获得了这个教训。


姜义建会约他去看电影看话剧听音乐会,带他吃高级西餐厅——分明他连餐巾该放腿上还是塞在领口都还分不清,然后八点准时开车送他到楼下,关上车窗之前嘱咐一句“好好做作业”。




连微笑都要从头学起。


姜义建给他解释帕累托改进和帕累托最优的理论区别,他嘿嘿笑着给姜义建讲今天学校的椒盐排条好咸。


更可恶的是!他根本吃不饱!回家还要泡面加餐!




说来奇怪,国际退堂鼓一级演奏师在这件事上发挥了惊人的毅力,让他的两位好友刮目相看。


朴志训不觉得辛苦,恋爱本就是一种靠近,他不反感做那个努力的人。喜欢给了他刀枪不入的护甲。




但当他看到这个月月考成绩和排名的时候,护甲还是裂了一块。


直线flop到班级25名,年级二百名开外,历史最差成绩。


朴志训自己都还没来得及悲天悯人,就被叫进了办公室,班导先行安慰了他一波,说着“高三是耐力和体力的战争……”,他一句话都没听进。


正想着怎么跟妈妈交代啊,班导大声咳嗽了一声,…尽管如此,你的状态还是有问题。朴志训,明天放学让你家长来一次吧。




姜义建收到朴志训短信的时候还以为是诈骗信息。


对方的小心翼翼从屏幕里都能感觉得到:


“义建哥,我在学校有点事,明天需要家长来一趟,但我爸妈都出差去了……请问您明天下午三点有空莅临您的母校高三办公室一趟吗,非常、非常、非常感谢。”


配了一个“求求你了”表情包。




小朋友闯祸了,姜义建失笑,让助理把明天下午的电话会议推到晚上。




姜义建转手回复他:可以,明天下午见 :) 你要怎么报答我


朴志训三分钟后回:请你吃食堂的椒盐排条。








C5




结果第二天椒盐排条没吃成,两个人都吃了一肚子气。




姜义建和朴志训前后脚走出办公楼,朴志训低着头站在他身后,保持着两米的距离,亦步亦趋。


“躲在我身后干嘛,过来。”


朴志训哦了一声,追了上去。


“有什么想说的吗?”姜义建停下了步子,低头问他。


朴志训站在他身边嗫嚅了半天,小小声地开口:“对不起……让你来学校是为了这种事……真的……对不起……浪费你的时间了……”




语气乖巧,态度端正。如果是平时的姜义建可能就这么过去了,哄哄小朋友下次努力就好,但他却莫名地生出火来,把他高高挂起的绅士品格都烧干净了。


可能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永远都是真理。




不对,你怎么到现在都还不明白。




大魔王从小都是“别人家的孩子”,第一次经历因为成绩下滑而被老师训话这种事。姜义建想起刚刚班导老神在在说话的样子就头疼:“我已经联系过朴志训的父母了,虽然不知道您是他的什么监护人,但还是麻烦您跑这一趟了。”




倒也不是觉得丢人,只是他不明白小朋友的世界为什么分不清孰轻孰重。


如果这是为了维持跟他的恋爱关系而造成的结果,这让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一个现在结束也还来得及的决定。




朴志训还在喋喋不休的“下次,下次一定会好好复习的”,姜义建却钉在原地,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直截了当地下了通牒。




没有下次。


朴志训,你不是小孩了,没多久就要满十八岁了吧。


我跟你讲过帕累托优化理论的,可能你根本就没听进去,那好,我再跟你讲一遍。


“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


这个原理适用于很多事情,也是我的原则。我告诉你是因为我希望你能了解,谈恋爱也一样。


我期盼的另一半是一个有成熟心智的、逻辑思路清晰、能够审时度势的聪明人,就算现在不是也没关系,我可以教,也愿意等。


但我现在觉得,为这种事情跟我撒谎的你,把靠近我作为现阶段主要目标的你,就真的只是个漂亮的笨小孩。




朴志训愣在原地,怔怔地听完,被大人教训的话逼得眼眶都红了。




姜义建心想,要哭了,这个笨蛋。




他有眼泪泛上来,在眼眶里打着明晃晃地转,可是又倔强地不落下也不熄灭。


没有哭呢。没有哭。


颤抖着深吸几口气,朴志训倏地抬起脸,鼓着脸蛋问姜义建。


眼睛里闪闪烁烁着的,是小孩子的委屈,却又有着韧劲不服输。




他问,那你还愿不愿意教我。




大人的心理防线突然就溃不成军。




小朋友都是要教的,不可以训的,不可以揠苗助长的,姜义建在心里暗骂自己。又叹息,笨蛋就是不知道放弃。




可行动出卖了他。他伸手把朴志训拉进怀里。




我以后会好好教你的,让你变成一个出色的大人。




“那别请我吃椒盐排条了,你不是说很咸吗。”








C6




自那之后,两个人的约会频率降低了一点,从一周四天降低到了一周两天,连短信内容都被好学的朴志训数理化题库所充斥着了。




总有什么说不出的怪异感。当姜义建再一次看到朴志训假笑着把餐巾自如地铺在腿上,然后佯装熟练地操起刀叉给他切牛排的时候,这一种怪异感终于到达了极限。


姜义建并不是真的钟情于高级西餐,一开始只是因为氛围适合约会才会选择,后来则是出于他的恶趣味——他喜欢看朴志训手足无措的样子,像需要照顾的毛茸茸的小企鹅,向他偷来求助眼神的时候,极大地满足了男朋友恶劣的淘气。


到现在则发展成了他问朴志训想吃什么,朴志训会不假思索地报出一串他都不太熟悉的高级西餐厅名字。




成长的速度令人咋舌。




……只是他又开始不明白起自己的烦躁又是从何而来。




一如往常地进餐聊天,送朴志训回家,姜义建在开车回家的路上,突然收到了朴志训的一条短信。




“我到家了!去撸串吗!”




叫我吗?撸串?


但我分明看着你到家的,何必多说一句我到家了?


经过一番推理,姜义建有确凿的理由相信,这是朴志训错把要发给别人的一条信息发给他了。


姜义建停车在路边思前想后了半天,还是一打方向盘,掉头。




朴志训一蹦一跳地下楼,看着面前倚着车门站着的姜义建,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


“……你……怎么在这?!”




……




上一个小时还在烛光晚餐的二人,现在缩在朴志训家附近的路边大排档里,朴志训直接自暴自弃地跟店主阿姨一招手,阿姨,给我四瓶啤酒!


咕噜咕噜半瓶下肚,小朋友的脸都红透了。


姜义建看了失笑,怂人壮胆。


但该问的话还是要问。




“短信你不解释一下?”


朴志训扭扭捏捏了半天,还是决定傻笑着坦白从宽:“本来是发给裴珍映的,就是我的朋友,结果不小心发错了发给你了嘿嘿……”


当然,这不是重点,姜义建都猜得七七八八了。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


朴志训瞬间丧气,垂着脑袋开口:“其实每次去吃那些我都吃不饱我还小我还在长个子所以吃的很多可是那些就是看着漂亮一般般好吃还很少可是你喜欢去所以我就跟着你去我还特地学了餐桌礼仪查了好多有名的店只是吃不饱我就回来自己偷偷吃……”


标点符号都不加的连串式rap,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轻。




姜义建看着他说完还没等自己反应就把面前一啤酒杯的酒给干了个一干二净。


想怪他自作聪明,可责备的话又说不出口。


他在用他的方式配合自己,虽然天真又愚笨。




“不许喝了,你分明还没成年,以为我不说话就是纵容你哦?”


他伸手打掉了朴志训摸向第三瓶酒的手。




当然如果姜义建记忆力足够好的话,应该想起朴志训差得惊人的酒量早在他们见面的第一天,他就见识过了。


他看着已经晕晕乎乎开始说胡话的人,才如梦初醒,懊恼连一滴都不应该让他碰。


朴志训笑嘻嘻地,整个人红通通地拉他的手,姜义建又觉得可爱。




背我,他撒娇,你背背我。




姜义建弯着膝盖把他背在背上,在昏黄的路灯光照射下,慢慢往家的方向走。


不是很长的一段路,他走得好慢。




朴志训的胸膛贴着他的背,暖烘烘的,带着他特有的奶香气。


心跳一下一下,渴求着共振。


于是姜义建听见自己的心跳,不争气地,一下,又一下,和着背后的心脏一起,合奏着一曲门德尔松的《仲夏夜之梦》。




朴志训迷迷糊糊地在他耳边叫他的名字,说不着调的话,热气喷在他的耳朵上。


他说。


姜义建姜义建姜义建……姜义建……


我好喜欢你……


我在努力了……你……你能不能等等我……




姜义建托着朴志训的屁股把他往上提了提,让他的脸放到自己的肩头。




小朋友太好了,比他想象中好了千倍万倍,他舍不得只是玩玩了。




四下无人,只有月亮为你我而证。


姜义建侧头把吻印在他的脸颊上。




那就先给我一点定金吧。








C7




进入五月之后,话痨小朋友明显变得沉默了许多。


一方面是高考倒计时已经变成3字开头的两位数,学习压力可想而知,两个人的约会频率也减少到了一周一次,还是姜义建去他学校接他放学的那种简短式见面。




另一方面则是姜义建自己感知出来的。


朴志训要生日了。


他保持了一种既想时时刻刻提醒着你,又鬼鬼祟祟佯装无事,但又怕你真的忘记所以忍不住旁敲侧击的诡异状态。


比如在朋友圈发两周后的5月29日那一天的天气预告截图,附上感叹:真是万里无云的好日子啊!




十八岁的生日,当然务必隆重又幸福。




姜义建早就有自己的一番打算,只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所以佯装不知的样子。


朴志训第一次在他面前提起5月29号的时候,他还象征性地问了一句,为什么偏偏是这天?


小朋友的眼睛明显亮了起来,矜持又兴奋地回答,没什么,只是那天黄历不错!


但当他第二次、第三次、一次次地重复提起,姜义建却再也无所反应的时候,朴志训有点急了。




他想直接开口说,姜义建你能不能陪我过十八岁生日啊,我想和你一起过。


他们认识到现在,朴志训既觉得快乐而甜蜜,又觉得两个人好像不是在谈恋爱。是他在谈恋爱。




对方年长他十二岁,在生肖上是整整一轮。


姜义建像是个离他一千米开外的美好幻象,朴志训铆足了劲朝他狂奔了999米。


想拉他的手,可还差一点,姜义建却始终不肯伸手。




他坐在姜义建的副驾驶座上,胡思乱想。


他一向直来直去,所以有苦恼的也就直接问。


姜义建,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对方偏头一下,嗯?了一声。


我是说,朴志训把半张脸埋进书包里,声音闷闷的,我是说,订婚这件事,你想好了吗?




姜义建却明显愣住了,连回应都顿了数秒。


啊,啊你说这个啊,我……


朴志训却突然打断了他的话,不给他任何回复的机会


没关系!没关系,你没想好也没关系,现在不用回答我,我不是逼你。


姜义建没有反驳,只是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他以为这已经是最烂的了。


天气预报骗人,明明说5月29号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为什么雷雨交加。




姜义建约他5月29号中午十一点在学校门口见面,朴志训兴奋地前一周都没怎么睡觉。


只是临约前整整两天,他都联系不上对方。


他只是有一点点担心,但他还是相信努力应该是有回报的。




他穿了最漂亮的衣服,打扮得像个风度翩翩的小王子。


站在雨里,等待接他的那辆南瓜车。




又是为什么,姜义建也骗他呢。


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砸在他透明的伞面上。




六个小时后,他终于等到了来人。


朴志训终于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才是最烂的。








C8




姜义建把朴志训带回了自己家。




天知道他看到朴志训撑着伞站在雨里面无血色的时候,心是怎么被碾碎了又粘起。


他冲进雨里,把小朋友抱起来塞进了车子里。一遍遍亲吻他冰凉的手,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事情是从哪里出了差错。姜义建无从解释。




朴志训也不想听解释了。


他的意识好像被大雨冲刷干净了。


直到姜义建抱着他泡了个热水澡,又环着他躺进柔软的被子里的时候,朴志训才仿佛回神了。




你来啦。


姜义建吻他的手心,对不起,我来晚了。


朴志训没力气地笑了笑,转手去勾他的脖子,把脸埋进他的颈窝。我有件事想先跟你说。


好,你说什么我都听着。


我…我高考志愿还是填了本市。




姜义建愣住了。


这件事他们近期一直有讨论,朴志训的成绩尚可,一模二模成绩比对下来可以填一所H市的名校的中上专业,朴志训却一直反对,因为害怕异地恋,所以想填本市的一所高校,不算差但绝对降格。两个人对这件事各执一词,鲜有讨论的几次都是争吵收场。


现在不是适合争吵的场合,他生怕朴志训会感冒发烧而影响十天后的考场发挥。




但还是忍不住出了声。


你啊,还是年纪太小了。




突然,怀里的人怔住了。


姜义建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他甚至继续开口问,还可以再改志愿吗?




朴志训在他怀里摇了摇头,然后慢慢松开了他,背对着他坐了起来。




朴志训甚至觉得,窗外的大雨要淹没这座城市。




他问。


你是不是又要说我是笨蛋了。


是啊,我离不开你,我一想到以后不能陪在你身边就接受不了,大学差一点有什么关系,你在乎我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有你。


你是不是根本就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我没有成熟的心智,逻辑思路也很不清晰,审时度势就更不会,因为你喜欢,所以我去学了,可我发现自己真的就是个笨蛋,我学不会。


你教给我的帕累托优化理论,我听不懂,我就去查,你知道吗,我还学会了一点别的。




朴志训转过头,看着姜义建开始笑。


笑着笑着眼眶都泛着刺眼的红。




他继续说。


相互作用的主体假定其他主体所选择的战略为既定时,选择自己的最优战略的状态,也就是纳什均衡理论。


我想我找到我的最优战略了,就是放弃你,这样我们俩都能达成我们的帕累托最优。




姜义建去抓他的手,大人的自作聪明在这一刻显得多余又做作。


他要开口解释,却被朴志训捂住了嘴。


这次眼泪终于还是掉下来了。




朴志训的眼泪滴在他的心口。




我知道,你们大人最喜欢用年纪小来糊弄人。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你只是不喜欢我呢?








C9




按照偶像剧的情节,这时姜义建应该痛苦地沉默着,看着朴志训一步一步离开他的世界,悔不当初,最后七年后再来个旧地重逢,破镜重圆。




…但事实是,大魔王急得一把把人按倒在床,然后赤脚从客厅拿回来一个文件袋,从里面一张一张抽出纸摆开在朴志训面前。


有很多东西。


有朴志训的身份证和户口本,他自己的身份证户口本,工作调任书,购房合同和一张纸上最显眼的五个字。




结婚协议书。




“我联系了你的妈妈,请求和你结婚,需要你的身份证和户口本,结果朴阿姨说你的户口本在你爷爷奶奶那儿,于是我请了三天假飞去A市拿你的户口本顺便拜访了爷爷奶奶,本来昨天就要回来的谁能想到突然开始雷暴,航班全停了,手机被我踩碎在雨里,我又改买火车票又租车,才终于赶回来了。”




“让你把高考志愿填到H市之后,我去申请了工作调任到H市分公司,还在你学校附近付了首付买了房,结果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你又跟我说你填了本市。没关系,我再去申请调回来。”




“所以,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变成了这样。”




“遇到你之前我对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都有偏见,我把自己放在大人的位置上对你指手画脚,其实我根本没什么资格教你。你现在的样子就是最好的,不要因为我做任何改变。”




“你今天十八岁了,到法定结婚年龄了。本来想着今天是你生日直接去结婚,可现在也来不及了。”




“那我就跟你求婚吧。”




“原谅大人的自作主张吧,小朋友。”


姜义建单膝跪在地板上牵起明显还愣着的对方的手,变魔法似的从手心里拿出戒指。




“所以朴志训,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end










祝小宝年年岁岁有今朝,身体健康,生日快乐。




最后结婚办手续这个太土味爱情了 不像是我的风格 盒盒可是又不能不办手续(真的很写实


fair play如果大家不想等了我就锁掉了,等有灵感了会继续填




希望能多多给我留言bia 其实我还有5798392篇要更







评论

热度(1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