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Shadow

我还是最喜欢你啦
(搞cp搞得我头掉)

【雀你】姐姐(含🚗,慎)

“姐姐”

送你三千:

@高渗葡萄糖 女士迟到一天的生贺!/
祝她昨天生日快落!/
尺度满足⬆️/
含一个短小精悍车/
无血缘伪骨科 自行避雷/
ooc/
祝我很喜欢的小姑娘ppt八岁愿望都能实现啵啾/




❌不要上升真人
❌可以做做梦







—-


又是阴雨天,下午的雷鸣电闪之后,天似乎已经发泄累了,傍晚只淅淅沥沥下着些毛毛细雨。

老师留堂晚了,你又和同桌处理了一些杂事儿,本以为朴佑镇可能会先回家了,结果出了教室门拐弯看到他正站在高三年级楼层的楼梯口,手里悠悠地把玩着钥匙,脸上没什么表情,看不出脾气。

朴佑镇看你过来了,轻轻笑了下,“走吧。”

夏末秋初的天气阴晴不定,这会儿吹起的晚风沾着几丝凉意。

“打伞么。”跟在你身后的朴佑镇开口问了一句。

“雨小,算了。”说着你顺手把白色连帽卫衣的帽子带上,只是裤袜穿得还是夏天的款,只过膝盖的制服裙下的腿稍稍有点冷。

突然背后一沉,身上多了件外套,不容你拒绝的力道扔过来的,还带着那人熟悉的体温。

“会冷。”朴佑镇话一向少。






—-

进了家门,你径直回房间做题去了,竞赛题册还有些问题没搞完,A班竞争激烈,要保持住名次还是费些功夫的。

台灯的光氤氲在潮湿的空气中,沙沙的演算声腻在一室湿软里,门外不时发出些令人安心的声响,听着就像是普普通通的家庭。不一会儿,就隐约飘来了煮面的香气。

阴雨天适合吃些热气蒸腾的东西。你放下笔扭了扭脖子拉伸了下脊椎,揉了揉太阳穴踢踏着拖鞋走出房间。朴佑镇平日里其实很料理,今天只是想着天气冷又淋了雨,煮面又快又方便,所以才图方便拿中午吊的高汤,切了蘑菇笋丁云腿和面煮在一起,热气腾腾端上桌来。

看着你有些疲累地走出来,朴佑镇笑得露出日常在学校难得一见的虎牙,额前几缕发刚刚被沾湿了,眼睛也是湿漉漉的。

朴佑镇轻轻擒了你手腕把你整个人往他怀里带了过去,飞速在你唇上啄了一口。

“多吃点啊。”

“姐姐。”





—-


朴佑镇叫你姐姐。

重组家庭的关系神奇又无理,一张草纸重新延续起两个疲累中年人的爱情,上一段感情的产物在映衬下也显得尴尬而狼狈,然后两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被牵扯到一起分别摁在标有“姐姐”和“弟弟”姓名牌的座位上钉着——你和朴佑镇就是这样被钉在了两个荒唐的位置上。

朴母和你的父亲再婚后,由于工作要移居国外,你和朴佑镇各自坚持要留下继续上学,父母拗不过,留下一套房子供周末回来休息。

父母一走,你就把一头长直黑发漂染成了樱桃红,衬得之前清冷得有些寡淡的五官有些热烈,但在校规森严的私立中学里,一头红发更明显的意味似乎是 招摇,出格,挑衅规则。

拿得出手的成绩就是特权本身,于是你的一头红发倒也没怎么受到非难——主任只当是他A班的香饽饽优等生压力大下的自我放松举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朴佑镇看到你的一头火红后,只讶异了一下,笑一笑出了门,晚上也顶着一头樱桃色回来了。朴佑镇在“被放弃的F班”——多是有权有势家的子弟,不穿校服招摇过市、在教室煮火锅都已经屡见不鲜了,相比之下,老老实实上课睡觉的朴佑镇染的一头红毛,已实属安分。

于是当你和朴佑镇走在一起时,是学校出了名不好追的冰山脸学霸和她的混混弟弟,两团樱桃炸弹还是有挺酷,走起路来都带着风。

你的同桌是个颇活泼的女孩子,看见你们姐弟俩染了同款红发,揶揄你:“还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是姐弟俩。”

谁不知道呢。一副好皮相让你即使整日不苟言笑加之顶着学霸的无聊人设,也不乏要多少应付些各式追求者。不过这些趋附者们大都知道你有一个不太好惹的F班的弟弟,那弟弟平日里分明是话少又不招摇的人物,可一听谁对你多纠缠了片刻或是大张旗鼓的追求,就变了个样儿,逞凶斗狠,不留情面。

你同桌说像你弟弟这种男生,现在被叫做“小狼狗”,很抢手很好搞的哦。

小。狼。狗。

你反复咂摸这几个字,末了笑笑。

——从前大院里有条黑背,警惕又敏捷,身型结实,生人来时又凶悍——就还挺像。

抢不抢手不好说,但还,挺能搞的。








朴佑镇从前倒也不是这么酷的小狼狗。

你第一次见他还是个有点黑的小胖子,女孩子长个儿早,初中一年级你已经比小一岁的他高半头了,你瞅着眼前这个还带着点婴儿肥的小胖子,不说话,可也不发怯,睁着眼睛定定地看你,眼神干干净净。

你对这个弟弟没什么特别排斥的感情,朴阿姨是一个合格的继母,这个小男孩很有礼貌,不乱翻你东西,会在你学习或午休时自觉噤声,你也就不理会那么多,配合地扮演称职继女的角色。

直到有天放学路上看到朴佑镇被小区的那帮坏孩子堵到花坛那里,你本以为是男孩子间打打闹闹,扫了一眼就准备回家去,结果听到坏孩子头头树立威信一般对着朴佑镇嚷嚷些污秽不堪的话时,不自觉停下了脚步。

狠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完,那小霸王就一个猝不及防被冲过来的你抓着领子、用了巧劲推到花坛里摁在地上。没打脸,也没像小女孩似的又掐又挠,哪里疼往哪下拳,你把当警察的舅舅逗你玩儿时教的几招全用上了。

朴佑镇被那一伙儿堵住时,不知道什么状况,听到那些话时是有些迟钝地难过,只是还没来得及作出什么反应,就看到平时跟自己没什么交流的、一点都不爱笑的姐姐把已经冲了过来摁在地上揍开了。

好帅。

周围的小喽啰们一开始震住了,还是一个机灵的小眼镜儿先反应过来,为了维护老大的尊严,推着其他小弟们一拥而上去扯你。平时乖且天真的朴佑镇谦和礼让,从不和同学红脸,更别说打架,可当下不知怎的一个箭步上去使出吃奶的劲儿一个个拽着小喽啰把他们从你身边甩开。

那天回家后,你的父亲和朴母不管怎么问,不同程度挂彩的你和朴佑镇都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对于打架的原因缄口不言。

只是朴佑镇从那之后不知私下去了什么地方练拳脚功夫,聪明又肯吃苦,渐渐在单挑时没人敢对着来,在升高中之前就以打架时招式狠绝而手脚干净在圈子里小有名气。

你和朴佑镇表面上看还是那么不亲近,你俩对人都不算热络,话也少,只不过渐渐的,朴佑镇,你的继弟,会在倒饮料时顺带给你一杯,把干毛巾扔到你洗完澡没擦干的头发上,当你在沙发上看书时他会凑过来枕在你腿上打手游......单独相处时尴尬已经被一种带着默契所取代。

你开始贪恋起这种默契。




—-


重组家庭能有一个新生儿是喜事。

朴母生小孩的那晚,你的父亲沉浸在喜得新生爱情结晶的幸福中,匆匆忙忙往家里打了个电话说晚上要住在医院就不回去了,让你和朴佑镇洗漱完了早点睡明天自己起床去上学,全然忘了今天恰巧也是他大女儿的生日。你一边应承着挂了电话,一边在没开灯的客厅里捂住眼睛,仿佛一片黑暗也能窥到你的难堪一般。

啪嗒——朴佑镇房间的门开了,他在门口顿了一下,紧接着就在一片黑暗中准确走到了你身边,在你腿边蹲了下来,握住你的手,捏了捏。

朴佑镇上了高中之后身高就像柳枝抽条儿了一般,很快就赶上并超过了你,因为长期练舞,精瘦有力,扑面而来的少年气息,布着青筋的手背宽大,手掌有点粗糙,掌心干燥且温热,就这么抓着你的手,没用力,但坚定。

你心里一腔饱胀的酸楚感被从掌心热源传来的真实温度焐得温热,哐当一下,喷涌而出,像是苦苦撑了很久的生锈的阀门被费力打开,又像是积了层层乌云酝酿了多时的阴天终于下了场暴雨。

一片黑暗里朴佑镇看不到你满脸的泪和狼狈,拉着你的手静静听你断续的抽泣声,把抽纸盒塞给你,顺毛一般轻抚你的背。

朴佑镇有些不甚熟练地把你揽进少年初长开的怀里,有节奏地拍了拍,又揉了揉你的头发,难得一见的,温柔。

甚至不像个弟弟。

你把喉间没消散的呜咽咽下,抬头眨眨有些红肿的眼,确定了那人清晰的轮廓,吻了上去。







先把名为姐弟的桎梏打破的,却不是你。

一切早在那次看到你和班里的男生好友聊完一路功课,在街道口笑着告别时,就崩了盘。你一进门就看到少年等在玄关处,盯着脸上残余笑意还未来得及收回的你,脸色阴沉得难看,一把把你扯过来抵在了门上就气冲冲地吻了上去。

青涩又激烈,缱绻漫长的一个吻,顾不得考虑囿于身份和伦常,说不出口的心意随着唇齿的厮磨都舒展开来——好在你明白。

所以当朴佑镇有些慌乱的离开你的唇,手却还在不自觉的死死抓住你手腕时,你反手扯住他,毫不犹豫地重新回吻了上去。

反正懂事和安分也从来都不是你本意。

既然我也喜欢你——



(短小精悍车评论⬇️





评论

热度(644)

  1. 高渗葡萄糖送你三千 转载了此文字
    5555我要珍藏这篇雀我 今晚朴佑镇陪我入眠 送你三千:
  2. fd送你三千 转载了此文字